河源网
您所在的位置: 河源网首页 > 资讯频道 > 文学频道 > 正文

最美不过“东坡睡”——读江绍仪《报道先生春睡美》兼谈苏东坡谪惠对粤东文风之影响

2018-6-17 17:22:43河源日报司雁人

《报道先生春睡美》乃清道光间河源县翰林江绍仪《瑶草分题诗集》首篇,五言古风,诗题出自苏东坡《纵笔》。原诗:“白头萧散满霜风,小阁藤床寄病容。报道先生春睡美,道人轻打五更钟。”系苏轼写于贬谪之地惠州。

虽然已白发冠顶,尽管还面带病容,但坡公深深沉入春睡之中,以至道观中道人怕惊扰了先生好梦,轻手轻脚轻撞这黎明前最后一钟。流放蛮荒之地,尚如此美睡,足以说明诗人胸怀坦荡、豁达超然。但苏轼这一美美的春睡,却令与他政见不同的当权者十分不悦,宰相章惇谓“苏子瞻尚如此快活耳!”于是,将他再贬至更为偏远蛮荒的海南儋州。

苏诗道春天美睡,江诗仿坡翁口吻续写美成什么样子,美到何等程度,美出了何种人生醒悟,甚至造美过程中人物的思想感情和动作细节。

独有先生卧,藤床荫绿萝。睡蛇①飞不见,病鹤②瘦如何。孺子频移榻,英雄类枕戈。诗吟春草去,烛照海棠过。

东坡先生卧睡在南方的藤床上,春天里绿萝攀援在窗口。原来被烦恼困扰而心绪不宁的精神状态消逝无踪,再多的非难对沦落到如此地步的人都无所谓了。不成熟的人患得患失在床上翻来覆去,想操弄时势的人阴谋算计像枕着兵器睡不踏实。田野上春草被无数次吟诵后还站在那里,庭院里海棠被多少烛光照过仍不为所动。

——开篇即显示出作者强大的驾驭题材的能力,一上来就不躲不闪直入主题场景,用东坡先生的美睡,与所谓“孺子”“英雄”的失眠作对比,再以“春草”“海棠”之坚忍不拔,禅意地升华了主人公的内心世界。

白发三年老,黄梁一晌和。金炉萦宝篆③,银蜡溅铜荷④。枕是珊瑚琢,床疑玛瑙磨。昨宵开燕寝,今夕解渔蓑。

人生易老,黄梁梦短;物华如烟,香烛泪干——倚枕卧床方为宝。昨晚沉沉地睡了一觉,今早感悟到渔翁蓑农生活的美好。

——失败也好,成功也罢,都很快会过去。生命就是一炷香、一支烛,总有燃尽那一刻。内心达到的境界才是宝贵的,日常生活朴素自然就可以了。

膝小何嫌抱,头垂每自科(磕)。青衫怜学士,黄阁⑤了头陀⑥。纸帐⑦梅花护,湘纹竹、嗤。月斜寒食⑨夜,人卧水云窝⑩。

困意袭来,不由地蜷腿抱膝,头颅一次次垂落。还是这身书生青衫适合我,官职已了烦恼尽去。藤皮茧纸制成的帐子上有梅花能护我,湘竹(斑竹)做成的席子雍容飘逸会托着我。在南方这寒食节的月夜,我爬上床去悠闲满足地躺进好梦的被窝。

——第二层还从美睡场景写起,环境再差也不能影响心中的快乐。不求富贵,不求显达,关键还是自己适合。内心丰盈滋润,何时何地都可以落地生根开花结果。

骨冷衾常恋,愁长手屡搓。不闻莺语唤,谁惜发丝皤。鼻息花频落,冠欹⑪首重颇。檐惟惊铁马,门不响铜驼⑫。

天冷就想赖被窝,就像有了愁事习惯把手搓。如今没人需要我,也没有人来烦恼我。路边石座也睡得,落花打在鼻子上都没知觉,帽子歪斜头颅重重地垂着。现在除非敌人攻进来,我房门铜锁都不会响一下。

——这段描写美睡细节。东坡先生是随时随地的乐天派,现在更没什么可想的,那就盖上被子睡,坐在路边睡,睡到所有烦恼和不愉快都不知躲到哪里去。

国小能通蚁,城高夙号鹅。老蚕眠最熟,仙蝶化仍多。福地经中界⑬,钧天⑭听大罗(锣)。离魂依北牖,坦腹到南柯。

地方再小蚂蚁也能生存,我现在这里以前叫鹅城。蚕到老时长酣睡,化蝶仙梦谁都做。达到上界仙境要经过中界磨,天上优美而雄壮的音乐还得靠大锣。依着北窗,魂灵已出三界外;露着肚皮,像王羲之那样忘乎所以地进入了梦中世界。

——这段又从梦境中跳出来,与读者聊上了。惠州时称蛮蜑南荒,但这有何相干呢?东坡先生美睡中恣肆着低调的自信,已达到那种超凡脱俗的境界。

昧(寐)好休啼鸟,更长肯数鼉⑮。饭留曾爱鼠,灯灭为怜蛾⑯。如入华胥境17,如逢春梦婆。如乘庄子驾,如寤硕人阿18。如策琴高鲤19,如浮海客螺。如随桃洞入,如听羽衣歌。如到瑯嬛境20,如浮织女河。十洲看不厌,三岛望无讹。仙路供游玩,仇池21乐逶迤。颓然甜睡味,蓦尔感诗魔。意亦纷纭绚,颜犹酩酊酡。岂知春有梦,仍卧簟无波。不羡膏粱美,休夸佩玉傩22。此间多意趣,哪用惜蹉跎。

睡意方浓鸟莫吵,夜长正为睡神设。昨晚留下点饭菜担心老鼠没东西吃,熄灭灯盏免于飞蛾来扑火。一梦来到国无帅长民无嗜欲的华胥国,碰上了指出富贵如梦的春梦婆。与庄子驾鲲鹏作逍遥游,独醒《诗经·卫风·考槃》中贤人为什么建木屋住山窝。像骑着战国人琴告的赤鲤,像飘在水面上仙客乘海螺。如同进入了桃源仙境,如在皇宫听了《霓裳羽衣歌》。犹在神仙藏书馆,亦犹飘身上天河。大海中神仙居住的十处名山胜境怎么看都看不够,传说中蓬莱、方丈、瀛洲三座海上仙山真实看见了。通天仙路上美景供我游玩,仇池仙山中欢乐绵延不绝。放浪形骸大梦中,忽然感到诗神降临。美好的意境纷纭绚丽,朦朦胧胧脸上酡红还泛着。尽管只是一场春梦,醒来已知道仍然躺在竹席上。饮食不羡慕饭菜美味,衣着不夸耀金玉装饰。梦里现实就都有很多有意思的趣味,哪里还用叹惜虚度了光阴。

——此段为第三层,细致描绘梦前、梦中、梦后心态。早上鸟儿叫了还在睡梦中,梦中还想着昨晚睡前必做的两件事情。入梦后有高人指点,有仙人指路,不想要的尽可抛弃,想要的随叫随到。出梦后头脑很清醒,放得下,不执念,生活就多乐趣,日子就容易过。

忆昔随香案,侵晨想玉珂23。薇垣24才偃仰,蓬岛望嵯峨。岂意将军猎,翻逢醉尉诃25。蛮花迎谪宦,蜑雨洗沉疴26。古驿咨炎徼,荒城问赵佗27。总教眠不得,谁许寐无吪28。今日黄茅卧,休将彩笔呵。床头眠毕卓29,梦里会巫娥。襆被闻灯爆,簾绡蹙浪涡。黑甜30知有我,乌有唤从他。蜥蜴盘虚室31,鸺鶹叫旧窠。榔花蒙牖户,潮鼓听牂牁32。寤寐寻蕉鹿33,风流付涧薖34。支龟推老叟,摊饭笑维摩35。有意传萧寺36,先时报刹那。窗前花满地,窗外月如梭。边子风吹鬓,袁安37雪满靴。五更钟响处,休使撼东坡。

回忆从前在公堂,一早就要想着牵马赴朝。官衙里随世俗沉。闹邢蛲纳裣缮钏坪跻2豢杉。不料官场如战。Ч僦笫苋饲秩。遭贬谪远赴蛮风蜑雨的惠州,来到炎热的南方边区,在荒凉的龙川县城造访古代驿站和赵佗踪迹。忧郁情绪总使人心烦意乱,不知谁能帮我长睡把嘴闭起。今天终于可以懒卧于茅屋当中,不用再为词藻富丽的文笔所驱。可以像东晋官员毕卓那样酒后酣睡,可以在梦里与巫山神女约会。铺开被子的时候听见了灯花爆开的喜兆,窗口高挂的丝帘被风吹起层层涟漪。从今后嗜睡之人有我一个,失眠的事请找别人去。蜥蜴喜欢待在空屋(虚室生白,比喻心无杂念),鸺鶹得意鸣叫在老窝(比喻守住内心)。榔花攀爬在屋舍外,潮水声像从遥远的古代边地传来。像打柴的樵夫做梦也能得到一只鹿,像《诗经·考槃》中隐士那样独睡独醒独说独唱充满乐趣。从此一只缓慢爬行的乌龟驮着我这老叟,轮流斋饭于道观佛寺之间。临时起意通报一下老道和尚,然后顷刻就出现在他们面前。窗前的花自顾地开着,窗外的月不停地走着。此刻北方早晨凛冽的寒风已吹上边地将士的鬓角,漫天飞舞的大雪灌满了上朝官员的靴子,南方黎明前五更的钟声虽已当当作响,但无事小神仙的东坡先生却可以大梦不醒。

若问世间啥最美,最美不过东坡睡!

——最后一层将东坡先生越写越实,越写越大,越写越可爱。整首诗紧扣原诗而屡出新意,布局谋篇精致入微而了无痕迹,无断无拖越写越绝而浑然一体。感觉江绍仪就是苏东坡肚子里的蛔虫,吃透了主人公骨子里的东西,然后尽得先生衣钵。此诗活脱脱一个苏子形象,如果直接署名苏轼传播,恐怕大多数人未必就能分辨真伪。

苏东坡谪居惠州四个年头,绍圣四年(1097)四月再贬儋州。诚如清代诗人江逢辰所言:“一自坡公谪南海,天下不敢小惠州。”惠州之名实有赖焉。清中后期,惠州府学肄业诸生读苏诗,游苏踪,步苏韵,一时风行;罗浮山,白鹤峰,合江楼,诗赋必课。近读粤东诸子诗文集,见多篇合江楼相关作品。

合江楼原位于惠州府东北部,东江和西枝江合流处。由于原址被占用,现在的合江楼坐落于东新桥东岸,为异址重建。苏轼于绍圣元年(1094)抵惠,前后居此楼一年又一月,写下了脍炙人口的《寓居合江楼》。原诗:“海上葱茏气佳哉,二江合处朱楼开。蓬莱方丈应不远,肯为苏子浮江来38。江风初凉睡正美,楼上啼鸦呼我起。我今身世两相违,西流白日东流水。楼中老人日清新,天上岂有痴仙人。三山咫尺不归去,一杯付与罗浮春(予家酿酒名罗浮春)。”尤以“二江合处朱楼开”知名。

河源县廖鸣球《合江楼步苏公原韵》(《梦草堂诗赋》卷五):“缥缈飞楼何壮哉,雕甍绣闼迎江开。波流浩瀚望不极,屈曲环绕城东来。嫩凉秋杪风景美,卷帘窗外鸿飞起。两岸人家低晓烟,一江帆影逐流水。胸襟洒落才藻新,玉堂仙客楼中人。兴酣掷笔九天外,元气欲回山海春。”此诗深得苏子纵横恣肆、清新豪健精髓,丝毫看不出受步韵所束。感慨之深,描绘之细,远望,近观,时序之情,眼前之景,着笔俱佳。最妙处乃用“胸襟洒落”“玉堂仙客”之看似平实的铺叙,陡然将大苏“兴酣掷笔”“元气欲回”之精神气概托举出来。廖还有《合江楼赋》(以“二江合处朱楼开”为韵)两篇。其一(节选前段):“系夫惠阳胜域,粱化名州。屏枕象山,万壑赴朝宗之势;镜浮鹅渚,双江汇合带之流。当东西之叠涨,见绮丽之层楼。路通闽粤,雄踞罗浮。飞阁凌云,坼龙川之指劈;雕甍矗地,控碣石之咽喉。则有眉山学士,玉局39名儒。万里悲秋,醉嵇生40之短灶;三年谪宦,悲贾谊41之长途。爰迁乔而戾止42,用托迹以相娱。留故址于千年,搓酥滴纷;著遗踪于万古,剩紫零朱。”此赋层次清晰,句法严格,不滞不陋,生动流畅。意境恢宏,更得苏子“大江东去”之豪放神韵;跌宕起伏,若洪水滔滔不可阻挡奔腾千里。惠州之历史沿革、山水胜景,合江楼之雄踞要冲、川莞可控,乃者学士名儒万里谪宦,乔迁而到来,寄身以欢乐。这千年遗址呵,万古遗踪,砖木剥蚀呵,紫朱凋零。其二尾句:“楼卷江山入画图,栏是雕金槛是朱。一自大江东去后,楼台终古属髯苏。”(《梦草堂诗赋》卷十)虽然自己也学有所成写出了诗赋美篇,但还是极赞坡老诗与人流芳万古。

长宁赵希璜亦作《合江楼赋》(以“二江合处朱楼开”为韵):“浩浩乎若江汉之朝宗,滔滔乎若源泉之出地。物有合而必分,道无隐而不费。楼胡取于合江,水自行乎素位。此东坡抚佳气之葱茏,饱斯楼之春睡也”“仁义为堂道德为宇,乃坡公之胸次而君子之天怀”(《研栰斋文集》卷二)。希璜还有诗《合江楼》“绍圣之元东坡子,来寓朱楼酣睡美”(《四百三十二峰草堂诗钞》戊戌)。希璜此一诗一赋,要稍逊于鸣球之一诗二赋,但熏陶于坡公之道德胸次,以致文学成就,两人无分彼此。

和平徐旭曾《合江楼对月》(《梅花阁吟》卷一):“野吏亭边路,朱楼漾碧澜。几逢明月夜,独倚合江寒。桥锁东西浦,潮翻上下滩。只留云宿处,白鹤一峰单。”“欲问东坡宅,山僧尽白头。但惊风雨骤,直送海潮秋。想入诸天阔,名谁百代留?狂歌坐怀古,高浪激潜蚪。”前一首静美,后一首深刻。徐旭曾与廖鸣球、赵希璜系同门师兄弟,合江楼诗赋概其课业。

旭曾父徐延第《读苏眉山合江楼诗》(《飞霞诗存》卷一):“西湖傲吏亦奇哉,洛蜀风尘郁不开。钱塘颍惠老未死,清风明月随去来。有时登楼思彼美,合江楼畔蛮烟起。蛮烟滞身何足悲,此心不付东流水。千年佳句脱口新,流连咏吟见古人。楼外青山犹长在,一度浩歌一度春。”赞苏子性格直爽,坚持理想,人生豪迈,随地成就。此诗为歩韵所缚,心手都紧,与原诗风神相去甚远。

龙川杨绮青《惠州合江楼》(《红杏山房集》):“城上高楼接大荒,二江合抱水如霜。横空万里风云静,照影双流日月光。凫渚回环频入口,渔歌晚唱侑飞觞。古今胜迹知多少,百粤山江镇此方。”亦属豪放派。
江绍仪诗中提到的“蛮花”“蜑雨”,系出苏公《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》。原诗:“春风岭上淮南村,昔年梅花曾断魂43。岂知流落复相见,蛮风蜑雨愁黄昏。长条半落荔支浦,卧树独秀桄榔园。岂惟幽光留夜色,直恐泠艳排冬温。松风亭下荆棘里,两株玉蕊明朝暾。海南仙云娇堕砌,月下缟衣来扣门。酒醒梦觉起绕树,妙意有在终无言。先生独饮勿叹息,幸有落月窥清樽。”苏轼于绍圣元年(1094)十月二日到达惠州贬所,最初寓居合江楼,十八日迁居嘉祐寺,松风亭在嘉祐寺侧近。十一月二十六日,松风亭下梅花盛开,触景生情,写下这首诗。其中“两株玉蕊”“海南仙云”“月下缟衣”最动人心。

苏翁这首在惠州写梅花的诗,似为赵希璜所特别钟爱,以致念念不忘。

乾隆三十六年(1771),希璜初入罗浮山,即作《梅花村用苏文忠〈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〉韵》(《四百三十二峰草堂诗钞》辛卯)。“岂但寒香清沁骨,还觉暖玉莹且温”,似比原诗还胜一筹。乾隆四十五年(1780),又有《春风岭用苏文忠〈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〉韵》(《诗钞》戊戌),概中举后北上准备应会试,过湖北麻城县春风岭所作(即苏诗所言春风岭)。“春风梦断梅花村,春风岭上愁冰魂”,叹科举路难,如苏翁贬途之难。嘉庆元年(1796)《十一月二十六日吏隐园对雪,戏用苏题〈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〉韵》(《诗钞》丙辰二),“宦情老去悟吏隐,菜畦新筑开芳园”,坎坷的人生旅途中,总能在坡老的诗意中寄托心曲。

龙川张竹人在惠州白鹤峰见东坡笠屐图,作《坡公笠屐图歌》(《竹人诗集·杂言古诗》):“既不能立勋绘像凌烟阁44,又不能冠带立朝容謇谔45!遭时不遇可若何?鸱鸮在邑凤在壑,矻矻元祐党人碑46,妇竖不忍卒读之。流离播迁君恩重,九死穷荒臣不辞。问公何罪?公不知;公何所好?公咏诗。一谪再谪至儋耳,字假偏旁戏之尔,绝口不言朝里事,执政犹有求全毁。尘世茫茫春梦婆,访客中途雨滂沱;借民笠屐行复歌,好从笠屐认东坡。归来童笑狗且吠,笑者吠者何其多!吁嗟乎!童笑狗吠不足呵,笑者吠者何其多!伊谁绘图墨妙工,金铸丝绣将毋同;后来比拟哪复似?团扇家家画放翁。使君当日建丰功,绘公麒麟47睹无从。千秋海外大文宗,笠屐犹得认真容;距今七百有余载,吾犹遇之循州48之郭,白鹤之峰。”

——以东坡风格写东坡。“童笑狗吠不足呵,笑者吠者何其多”——两次重复此句说明太了解苏轼风格,坡公那种豪迈大丈夫形象跃然纸上。“使君当日建丰功,绘公麒麟睹无从;千秋海外大文宗,笠屐犹得认真容”——苦难挫折成就了文学的苏轼,不然仕途显赫就会事功压文名,无论对中国文化还是对其本人,尤其是对后世读书人,肯定不是一件好事。不谪黄州不一定会有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之“大江东去”,不谪惠州不一定会有《纵笔》之“报道先生春睡美”。张竹人另一首《拟坡公〈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〉诗》(同上)即谓“谪我安知非福我”,进而曰“人生涉世只为口,南北东西无不可;计将终老住岭南,伴取日啖三百颗”。深契苏公那种随遇而安的洒落人生态度,堪称江绍仪第二。

连平颜检亦有《题东坡先生笠屐图》(《衍庆堂诗稿》卷五):“维箕有口兮,簸扬是职。生不逢时兮,谗人罔极。瘴疠与俱兮,琼儋之侧。如在朝廷兮,不忘家国。素位而行兮,安往不适。戴笠以归兮,著吾木屐。  鼠蝠为食兮,鼃黾49为宫。收彼土芋兮,亦种乔松。谁与为游兮,符老吴翁。鹤鬓全白兮,犀围50半红。高山仰止兮,先生之容。中心向往兮,先生之风。”文理俱佳。《衍庆堂诗稿》用东坡韵亦非常多,说明其熟读苏诗,非常熟悉苏韵。颜检诗不以抒情胜而以叙事胜,不以豪放胜而以细腻胜,概得苏子婉约一面。

喜欢林语堂对苏轼的评价:“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”“智能优异,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” “他自己欣赏生命的每一时刻”(《苏东坡传·序言》,宋碧云译本)。苏东坡留给后人的精神财富,除了大量的文学作品,还在于其经年修炼的苦中作乐的功夫,任何坎坷磨难情形下,都给自己一个快乐的理由。“他写作没有别的理由,只是爱写。今天我们欣赏他的著作也没有别的理由,只因为他写得好美、好丰富,又发自他天真无邪的心灵”(同上)。粤东诸子爱苏子,春睡梅醒朱楼开。

注释

①睡蛇:意指烦恼困扰、心绪不宁的精神状态。
②病鹤:有病的鹤。比喻处境困难,沦落不遇的人。
③宝篆:熏香的美称。焚时烟如篆状,故称。
④铜荷:铜制的呈荷叶状的烛台。
⑤黄阁:指官署或官职。
⑥头陀:原意为抖擞浣洗烦恼。佛教僧侣所修的苦行。后世也用以指行脚乞食的僧人。
⑦纸帐:一种用藤皮茧纸缝制成的帐子,以稀布为顶,取其透气。帐上常绘有梅花,情致清雅。
⑧湘纹竹。阂韵嬷瘢ò咧瘢┡龀上。雍容雅步,湘纹飘逸。
⑨寒食:古代在清明节前两天的节日,禁火三天,只吃冷食,所以称寒食。
⑩水云窝:安乐窝。闲适窝。
11欹(qī):通“倚”。斜倚,斜靠。倾斜,歪向一边。
12铜驼:铜铸的骆驼。多置于宫门寝殿之前。
13中界:与上界(仙境)、下界(阴间)相对。
14钧天:“钧天广乐”的略语。指天上的音乐、仙乐;后形容优美雄壮的乐曲。钧天在古代神话传说中指天之中央。广乐:优美而雄壮的音乐。
15鼍(tuó):爬行动物,吻短,体长二米多,背部、尾部均有麟甲。穴居江河岸边,皮可以蒙鼓。亦称“扬子鳄”“鼍龙”“猪婆龙”。
16“饭留曾爱鼠,灯灭为怜蛾”:化用苏轼《次韵定慧钦长老见寄八首》“为鼠常留饭,怜蛾不点灯”句。
17华胥境:典出《列子·黄帝》。指理想的安乐和平之境,或作梦境代称。
18硕人阿:出自《诗经·卫风·考槃》:“考槃在阿,硕人之薖。独寐寤歌,永矢弗过。”筑成木屋山之坡,贤人居如安乐窝。独眠独醒独自歌,绝不走出这山阿。
19琴高鲤:传说战国时赵人琴高,入涿水取龙子,与诸弟子相约,当于某日返。至期果乘赤鲤而出。后因以“控鲤”指得道成仙。
20瑯嬛境:“瑯嬛”本意为神仙的藏书之处,带有几分神话与玄幻色彩。
21仇池:指仇池仙山。传说为伏羲出生地。仇池国位于今甘肃省东南部的西和县、成县、文县一带,从晋惠帝到杨坚,绵延三百年胡族政权。苏轼《仇池笔记》二卷,为《东坡志林》姊妹篇。
22佩玉傩:《诗经·卫风·竹竿》“巧笑之瑳,佩玉之傩”略语。她笑时牙齿泛着玉的光泽,走时身上的佩玉叮当作响。
23玉珂:马络头上的装饰物。多为玉制,也有用贝制的。
24薇垣:唐开元元年(713)改称中书省为紫薇。虺妻痹。
25醉尉诃:典出《史记·李将军列传》。汉飞将军李广失官时,曾打猎到霸陵驿亭,却遭到了醉酒的霸陵尉的欺辱。后遂以“霸陵醉尉”形容失官之后受人侵辱。
26“蛮花迎谪宦,蜑雨洗沉疴”:化用苏轼《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》“岂知流落复相见,蛮风蜒雨愁黄昏”描写惠州句。
27“古驿咨炎徼,荒城问赵佗”:惠州府境内龙川县建于秦始皇三十三年(前214),南越王赵佗为首任县令。徼(jiào):边界。
28寐无吪:典出《诗经·王风·兔爰》:“有兔爰爰,雉离于罗。我生之初,尚无为;我生之后,逢此百罹。尚寐无吪!”野兔往来任逍遥,山鸡落网惨凄凄。在我幼年那时候,人们不用服兵役;在我成年这岁月,各种苦难竟齐集。长睡但把嘴闭起!
29毕卓(322—?):字茂世,新蔡鲖阳(今安徽临泉鲖城)人。东晋时期官员,太兴末年为吏部郎,经常饮酒而废弃公事。过江后任温峤平南长史,死于官任。
30黑甜:典出宋魏庆之《诗人玉屑》卷六引《西清诗话》,释义为酣睡。
31虚室:空室。比喻心境。虚室生白:心无任何杂念,就会悟出“道”来,生出智慧。也常用以形容清澈明朗的境界。虚,使空虚;室,指心;白,指道。
32牂牁(zānɡ kē):古地名,指夜郎区域之前的古国。也指汉代的牂牁郡,遗址位于今贵州省黄平县旧州镇。
33蕉鹿(qiáo lù):典出《列子·周穆王》。樵夫砍柴打死伤鹿,藏之蕉叶,找不回来,当以梦。后遂以“蕉鹿”等指梦幻。蕉,通“樵”,指柴草。
34涧薖:典出《诗经·卫风·考槃》。薖(kē):形容宽舒的样子,一说同窝。
35维摩:维摩诘(诘音乞,参见《乾隆大藏经》):早期佛教著名居士,在家菩萨。
36萧寺:唐李肇《唐国史补》卷中:梁武帝造寺,令萧子云飞白大书“萧”字,至今一“萧”字存焉。后因称佛寺为萧寺。
37袁安:字邵公(《袁安碑》作召公),汝南汝阳(今河南商水西南)人,东汉名臣。
38“蓬莱方丈应不远,肯为苏子浮江来”:罗浮山由罗山、浮山二山组成,《罗浮记》云:浮山乃蓬莱之一岛,尧时洪水所漂,浮海而来,与罗山合而为一。方丈亦三仙山之一。
39玉局:苏轼曾任玉局观提举,后人遂以“玉局”称之。
40嵇生:即魏晋名士嵇康,“竹林七贤”之一。嵇康为曹魏宗室的女婿,娶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 。官至中散大夫,世称“嵇中散”。后隐居不仕,屡拒为官。因得罪钟会,遭其构陷,而被司马昭处死,时年四十岁。
41贾谊:西汉初年著名政论家、文学家,世称贾生。文帝时任博士,迁太中大夫,受大臣周勃、灌婴排挤,谪为长沙王太傅,故后世亦称贾长沙、贾太傅。三年后被召回长安,为梁怀王太傅。梁怀王坠马而死,贾谊深自歉疚,抑郁而亡,时仅三十三岁。
42戾止(lì zhǐ):到来。出自《诗经·周颂·有瞽》:“我客戾止,永观厥成。”
43此句下原注:“予昔赴黄州,春风岭上见梅花,有两绝句;明年正月往岐亭,道中赋诗云:去年今日关山路,细雨梅花正断魂。”此春风岭在湖北麻城县。
44凌烟阁:唐朝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。
45謇谔(jiǎn è ):正直敢言。
46元祐党人碑:又称元佑党籍碑。元祐党人指宋哲宗元祐时代当国者及其党羽。宋徽宗崇宁元年间,蔡京拜相后,为打击政敌,将司马光以下共309人之所谓罪行刻碑为记,立于端礼门,称为元佑党人碑、党人碑。
47麒麟:指麒麟阁,汉朝阁名,供奉功臣。
48循州:此指惠州旧称。
49鼃黾(wā miǎn):指蛙类动物。
50犀围(xī wéi ):指犀角带。饰有犀角的腰带。

编辑:黄剑锋

  分享到      

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”为“河源日报”、“河源网”、河源日报微信群(河源日报微信、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、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)的所有文字、图片 和视频,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:河源日报、河源网,或本社微信号全称,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  

② 本网未注明“来源”为“河源日报”、“河源网”,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源:河源网”,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  

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。

  

联系人:吴先生(电话:0762-3386120)

相关阅读: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

昵称:


河源农商行